交通事故纠纷
交通事故同等责任维权
时间:2013-05-16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次数:2882

原告李雄,男,汉族,1945年7月15日生。

原告李艳,女,汉族,1977年1月20日生。

原告李焕仙,女,汉族,1965年4月12日生。

委托代理人张家光、殷飞,云南万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杨文涛,男,汉族,1987年9月7日生。

委托代理人罗洁,女,汉族,1989年10月23日生。系被告杨文涛妻子。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代理人黄原,云南祥宇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诉被告杨文涛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7月2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普熙独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8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艳以及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的委托代理人张家光、殷飞被告杨文涛及其委托代理人罗洁、黄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诉称:2013 年3月24日11时10分许,杨文涛驾驶云a002av号“朗逸”牌小型轿车(该车未依照国家法律的规定购买交强险)沿环湖东路由北向南行驶至环湖东路下可乐村路段时,恰遇行人顾文翠由西向东横过环湖东路机动车道,杨文涛发现情况后制动避让不及,所驾车车头前部与顾文翠身体相碰撞,导致顾文翠受伤(经法医鉴定:伤情为重伤),后顾文翠在医院救治过程中于2013年4月15日死亡。在此次事故中,确定杨文涛、顾文翠分别承担此事故的同等责任。因与被告无法达成协商意见,特向法院起诉:一、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人身损害共计232658.4元;二、判令被告方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杨文涛辩称:一、对顾文翠的去世我表示真诚歉意,事故的发生及结果的出现已经发生,事故的发生及结果的出现都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但对已经发生的事实希望对方家属能够充分的理解与谅解,希望在合理的范围内减免我方委托人的赔偿责任。二、此次交通事故造成的后果经鉴定认定为顾文翠伤情为重伤。该交通事故对顾文翠的死亡仅仅系诱因,与交通事故无直接因果关系,真正死因由于原告拒绝尸检,死因无法查明。也正是由于原告方拒绝尸检的行为现顾文翠的死因已无法查明,其在治疗过程中或许是其他原因导致顾文翠死亡。且本案并无其他证据证实其死亡原因同交通事故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由此,人民法院不应直接认定顾文翠的死因系交通事故所造成;按照国内其他判例或贵院酌情认定,我方确定承担部分责任(15%)。其中广西(腾县法院)已判处了相同判例,被告只承担15%责任。三、原告方并无证据显示顾文翠死亡系我方侵权行为导致其直接的死亡结果。l、本案如果判罚了死亡赔偿金,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精神抚慰金相关司法解释,死亡赔偿金是精神抚慰金的一种,如被告再支付精神抚慰金,是无法律依据且属重复赔偿,是不应重复计算的。2、我方为此次交通事故已经支付了全部各项费用共计106906.8元。恳请人民法院在最终处理意见中予以扣除。四、原告方所主张的各赔偿费用计算不符合法律规定。1、死亡赔偿金,原告方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证明死者系城镇居民,原告方提出的自以为是失地农民就应当按照城镇居民计算是无法律依据的。据现有证据表明,死者在合法登记载体上所登记的信息为粮农,应当以农业户口计算死亡赔偿费用。2、本案当中,护理费、交通费、营养费、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已经一并在本案审理之前支付过。不应当在本案中重复计算,重复赔偿。五、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规范》第48条以及尸体检验应当按照《道路交通事故尸体检验规范的标准》,在尸体死因存疑的情况下应当由事故处理方及交警大队对尸体进行司法检验,查明死因后依法作出事故认定,且被告在得知死亡信息时已经向呈贡区交通警察大队申请查明死因,但原告方拒绝尸检查明;本案也正因原告的单方原因擅自处理死者尸体,导致现在死因无法查明。所以从现有事实和证据来看,不应将已认定的事故重伤责任扩大至死亡的责任并归结为被告方来承担。

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针对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一、身份证、户籍证明,欲证明李雄、李艳、李焕仙作为本案原告主体适格,顾文翠为城镇居民户口。

二、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昆公呈交【2013】第00024号,欲证明2013年3月24日这起交通事故发生的经过、原因,顾文翠受伤后经治疗无效死亡的事实。确定杨文涛、顾文翠分别承担同等责任。

三、病历资料、医疗费票据,欲证明顾文翠因交通事故受伤入住昆明骨科医院,共住院22天,病情诊断结果为:1、颅底骨折:左额叶颅内血肿;2、骨盆闭合性多发性粉碎性骨折:左坐骨下支骨折,耻骨联合分离;3、脑双侧额叶挫裂伤,血肿形成,脑水肿;枕骨线性骨折,广发性头皮血肿。

四、陪护费收据、复印费、护理所产生的杂费,欲证明顾文翠因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期间产生陪护费;护理所需物品费用、复印费。

五、鉴定报告、交通事故尸体检验报告、昆明骨科医院病故通知四联单,欲证明顾文翠因交通事故经鉴定为重伤。死亡原因鉴定系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后在治疗过程中死亡。

被告杨文涛质证认为:一、身份证无异议,顾文翠户籍已经证明是农业户口,不应该以城镇户口计算。二、《认定书》第一页倒数第二行,已经载明是重伤,而不是原告所说的死亡,第二页正数第二行,原告不同意解剖,死亡原因无法查明,直接因果关系不成立。第六页住院病案首页,自然人信息中提到伤者是农民。第七页住院证,当中的年龄和原告陈述事实相违背,年龄为70岁,原告的诉讼为67岁。入院记录证明死者年龄70岁。诊断结论是客观鉴定为重伤的伤情,从医学来看不是死亡原因,骨折不是死亡原因。ct报告单两份无异议,陪护证明营养证无异议,并且被告已经垫付。医疗费票据催款通知无异议,被告同样予以垫付,请在我方赔偿范围内予以扣减。三、陪护费收据2340元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费用支付,该陪护费是被告和陪护站签订协议,并且已经支付2000元陪护费。其他收款收据三性均无异议,但其中几份收据中的复印费,作为案件审理不是被告赔付的范围和合法项目,恳请法庭核实排除。四、本案事发之后顾文翠是重伤不是死亡,同时报告中年龄和其他证据相互矛盾,对于结论我方认可,并且本案处理也应该以事发后的鉴定书判定。尸检报告中,已经记载顾文翠死亡原因,创伤性出血可能是手术中的,心肌梗死多器官衰竭,鉴于伤者年龄,也有其他原因导致死亡,不应该由被告承担死亡的赔偿责任,由于原告原因导致无法查明死亡原因,该责任应当由原告自己承担。四联单只是复印件,没有其他证据印证,不认可。两份证明真实性无异议,但是不知道原告对这个证据的证明目的。

被告杨文涛针对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一、医疗票据10张,欲证明被告杨文涛为死者支出的费用共计45361.8元。

二、票据,欲证明被告杨文涛在交通事故发生为原告所支出的部分费用急救费用、押金等共计595元,杨文涛为其驾驶车辆支付施救费100元、停车费600元、痕迹鉴定费1000元、技术状况检验鉴定费950元、杨文涛体内酒精检测费400元、尸体检验、伤情检验费900元。

三、收条,欲证明被告杨文涛为死者顾文翠所垫付的丧葬费等费用共计55000元。

四、协议书,欲证明被告杨文涛承担了死者生前所需护理费用,支付护理费2000元。

以上所有费用为106906.8元。

五、车辆痕迹鉴定意见书,欲证明该事故发生时车辆的性能情况。

六、交通事故检验、鉴定书,欲证明事故发生后死者的伤情为重伤。

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质证认为:对证据一医疗费票据真实性无异议,押金单可以退赔,针对另外票据,车辆技术状况鉴定费用施救停车三项费用是单纯车辆财损问题,不能并案处理,尸检伤情没有异议,车辆的费用均不是本案审理范围。证据三、四收条中是单向性的协议,是专门支付丧葬费,是在交警队达成的,不是私下达成的,交警队也有所记录,所以我们没有主张丧葬费,陪护协议没有异议,证据五车辆痕迹鉴定没有异议但是没有关联性,证据六鉴定都是认可但不认可关联性,认定书和我们一致也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一至三均真实、合法,与本案关联,本院予以采信,证据四中的陪护费收据真实、合法,与本案关联,本院予以采信,但是复印费、其他费用收据不能证实与本案关联,本院不予采信,被告提交的证据一、四、五真实、合法,与本案关联,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二中的停车费、痕迹鉴定费、技术状况检验鉴定费、杨文涛体内酒精检测费、尸体检验、伤情检验费的相关票据真实、合法,但与本案无关联,本院不予采信,该组证据中的其他证据均真实、合法,与本案关联,本院予以采信,证据三原、被告双方均予以认可,但与原告的诉讼无关联,原、被告均向本院提交的交通事故检验、鉴定书真实、合法,与本案关联,本院予以采信。

归纳原、被告双方的诉辩主张及举证、质证的情况,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2013年3月24日11时10分许,杨文涛驾驶云a002av号“朗逸”牌小型轿车沿环湖东路由北向南行驶至环湖东路下可乐村路段时,恰遇行人顾文翠由西向东横过环湖东路机动车道,杨文涛发现情况后制动避让不及,所驾车车头前部与顾文翠身体相碰撞,导致顾文翠受伤(经法医鉴定:伤情为重伤),后顾文翠在医院救治过程中于2013年4月15日死亡。顾文翠出生于1945年7月7日。李雄系顾文翠的丈夫,李艳、李焕仙系顾文翠的女儿。

事故发生后顾文翠在昆明骨科医院住院治疗,于2013年4月15日死亡,医疗费用共计52166元(其中45362元由被告杨文涛垫付,6804元由原告李艳垫付),顾文翠的护理费为4665元(其中原告支付2665元,被告杨文涛垫付2000元),杨文涛驾驶云a002av号车在事故发生时未投保交强险。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有:一、受害人顾文翠死亡的民事赔偿责任应当如何承担;二、顾文翠的死亡的各项损失应当如何计算。针对焦点一,杨文涛驾驶车辆车头与顾文翠身体相碰撞,导致其颅底骨折,左额叶颅内血肿,骨盆闭合性多发性粉碎性骨折,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该伤情达到重伤,并且依据正常人的社会生活经验判断,本案被告杨文涛作为侵权行为人应当预见到该行为可能导致严重后果,杨文涛的行为在通常情况下也增加了该损害后果发生的可能性,原告向本院提交的鉴定报告、交通事故尸体检验报告、载明顾文翠因交通事故经鉴定为重伤,死亡原因鉴定系交通事故致颅脑损伤后在治疗过程中死亡,已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杨文涛的行为与顾文翠的死亡具有相当因果关系。至于广西腾县法院的案例与本案在事实方面有诸多差异,并且我国并非判例法国家,对于被告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具体责任的承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二)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机动车一方没有过错的,承担不超过百分之十的赔偿责任。……”《云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超过强制保险责任限额的部分,机动车一方负有交通事故责任的,由其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负全部责任的,承担100%;(二)负主要责任的,承担80%;(三)负同等责任的,承担60%;(四)负次要责任的,承担40%。机动车一方无交通事故责任的,承担不超过10%的责任。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与处于静止状态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机动车一方无交通事故责任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结合交通事故认定意见杨文涛、顾文翠承担本次事故同等责任,杨文涛驾驶车辆在事故发生时脱保,其首先应当在其应投保的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足额的赔偿责任(120000元),超出限额部分的损失,事故双方按责任比例分担,由机动车一方杨文涛承担60%的赔偿责任。针对焦点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第二十九条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受害人系失地农民,可视为城镇户口,死亡时有67岁,死亡赔偿金计算为273975元(21075元/年×13年=273975元)。至于陪护费,原告方支付2340元,杨文涛支付2000元,均有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至于原告主张的家人陪护费2860元,本院不予采纳。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意见确定。”第二十三条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原告诉讼的营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符合法律的规定,本院予以确认,至于原告诉讼的精神抚慰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本院综合考虑事故发生的缘由、经过、原告对于自身受到损失的过错程度,对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杨文涛支付的停车费600元、痕迹鉴定费1000元、技术状况检验鉴定费950元、杨文涛体内酒精检测费400元、尸体检验、伤情检验费900元,其中停车费属于车辆扣押后产生的保管费,车辆痕迹检验费、技术检验费、酒精检测费、尸体检验、伤情检验费属于行政机关检验检测、技术鉴定产生的费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二十五条第三款规定:“对物品需要进行检测、检验、检疫或者技术鉴定的,查封、扣押的期间不包括检测、检验、检疫或者技术鉴定的期间。检测、检验、检疫或者技术鉴定的期间应当明确,并书面告知当事人。检测、检验、检疫或者技术鉴定的费用由行政机关承担。”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因查封、扣押发生的保管费用由行政机关承担。”以上费用不属于本次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亦不应作为被告已经承担的损失进行抵扣。而杨文涛抗辩予以抵扣的其为顾文翠支付的丧葬费55000元,因原告并未诉讼主张丧葬费,被告也未提出反诉,该费用在本案中不予评判。

综上所述,原告本次交通事故的各赔偿项目计算如下:医疗费用52166元、死亡赔偿金273975元、营养费660元、护理费466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00元、交通费500元,共计333066元,由杨文涛赔付交强险限额120000元,剩余的213066元,由杨文涛赔偿60%,即127839元,杨文涛应当赔付的费用共计247839元,扣除杨文涛垫付急救费用、押金、车辆施救费、医疗费、护理费共计48057元(695元+45362元+2000元),还应向原告赔偿199782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文涛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向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赔偿经济损失199782元。

二、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395元,由原告李雄、李艳、李焕仙承担338元,被告杨文涛承担205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两年。

审判员:普熙二0一三年九月十一日书记员:牟志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