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泸西“11.18”爆炸枪击案
泸西煤矿爆炸案经过
时间:2013-05-16来源:云南网浏览次数:2238

泸西煤矿爆炸案

时间:2010年11月18日

地点:泸西小松地煤矿

事件:爆炸、枪击

后果:9人死亡 数十人受伤

老大之悲剧

矿主王建福、矿主郑春云,平时都自称“老大”。王建福,平时随身配有保镖,出入一些公共场合时保镖还配枪;郑春云,十几年来与多起聚众斗殴、故意伤害等案件联系在一起。

去年11月18日,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泸西县“小松地”煤矿响起爆炸声和密集的枪声,随后,9条人命埋没在漆黑的煤山之中,数十人受伤。祸起矿山的地界之争,幕后主角就是在泸西当地响当当的人物王建福和郑春云。

事隔一年,昨日起,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预计为期数天的庭审,晚报记者将通过单元式的报道,揭秘整个矿山爆炸之争的真相……

今天让我们关注第一个单元——“老大之悲剧”。

在昨天的起诉中,除了主要被告王建福、王飞云、王永林3人,还有23人因涉嫌爆炸罪、故意杀人罪、非法制造、买卖、储存枪支弹药、窝藏包庇等多种罪行被起诉。郑春云连同他手下的42人被以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聚众斗殴等等各种罪名,也即将被起诉。昨天的庭审进行到下午6点20分,法庭对前3名被告人的发问才结束。

庭审开始,王建福第一个被带进法庭,他低下了过去一直高昂的脑袋。回答提问时,王建福说:“我是被冤枉的,指控我爆炸和故意杀人都是冤枉的,我也不敢说我无罪,我只构成私藏枪支这个罪名……” 王永林对于法官和公诉人的提问,大都保持沉默。

王飞云自告奋勇保煤矿

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因为王建福和郑春云矿山的地界之争一直未得到解决,王建福预感郑春云将对自己“下手”。作为王建福手下的一名电工,王飞云在案发前几天登上了“舞台”。用公诉机关的话称,王飞云曾自告奋勇地向王建福表示:“我可以独自对付郑春云!”

在得到王建福的同意之后,王建福与王飞云多次密谋,预备通过引爆炸药和开枪射击的方法对付郑春云。事发前,王建福还将自己先后非法持有的猎枪1支、自制炸弹装置两个和小口径步枪子弹两盒交给王飞云,还指使其购买了小口径步枪1支。

对于吸引王飞云替王建福“卖命”的诱惑,公诉机关指出,是因为王建福赠与王飞云“小松地”煤矿股份。

“我引爆我开枪但我是自保”

作为第一个受审的疑犯,王飞云站上被告席的第一句话是:“我承认是我引爆的炸药,也是我开的枪,但我是为了保护自己!”在整个对话、辩论过程中,王飞云的“冷静”和“凶狠”令人印象深刻。

时间回溯到事发当天,郑春云率众百人前往“小松地”煤矿聚集。从公诉机关提供的一些细节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王飞云当时并不慌乱,他事先已经安排好逃跑的路线,并安排人监视郑春云与百余人的车辆动向,同时指使人驾驶装载机将郑春云的退路堵断。眼看着郑春云和百余人到达“小松地”煤矿2号井井口附近聚集,王飞云立即引爆了井口附近水泥房内早已经安放好的炸药。郑春云方面的石朝文与杨洪敏被炸死,其余数十人受伤。混乱中,看到郑春云方的人继续朝二号井口聚集时,王飞云悄悄潜入预先挑选好的附近一员工住房内,开始用小口径步枪向郑春云的人群射击。据坊间传闻,王飞云射出枪膛的子弹不到10发,但造成李永琦、张自标等7人死亡。枪法之准,曾引起了人们关于对现场是否埋伏有狙击手的各种猜测。

    不引爆有100多人会受害

王飞云始终认为,他所做的一切实属多次遭到郑春云威胁之后的无奈举动。他甚至坚称,自己预先在井洞口埋下炸药,并非要炸人,只是以此吓唬郑春云等人,让他们不敢靠近井洞口;对于开枪,王飞云说那是因为看到郑春云所带领的百余人已经威胁到自己和矿工的生命危险,他在没有瞄准的情况下,朝着人群乱开枪……争辩过程中,王飞云还暴露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细节。当时郑春云率众上山,小松地的事发井下还有100多名工人,王飞云说:“如果我不这样做,这100多工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在对王飞云庭审的过程中,一个个小细节被披露,包括王飞云事先埋在井口的炸药,多达20余公斤,这些自制的炸药威力让人不寒而栗。王飞云还自称,爆炸过后,他并未逃离现场,而是参与了现场对伤亡者的救援。

泸西爆炸案发生后,王建福、郑春云都被送进大牢。司法机关扣押了王建福的1700多万元。王建福和郑春云两者之间,没有赢家。

“听说对方要弄死我”

去年11月17日晚上,王建福召集手下员工王飞云等人召开了一个会议。“开会前,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问我明天(11月18日)是否在小松地煤矿上,我说在昆明(实际上在泸西),对方说他老板要找我处理煤矿的事情,我问他的老板是谁?他说我是不是想死,还敢问他老板是谁。我还听人说,郑春云黑社会团伙要把我弄死。”

会议结束后,王建福感觉到危险,连夜带着4名保镖赶往开远躲避。逃跑途中,王建福得到消息,郑春云到昆明调集了10多车人手,他打电话给王飞云说,斗不过郑春云的,一定要忍。王飞云反对说,不忍了,再忍煤矿就要被霸占了。

“我是被冤枉的”

下午3点左右,王建福押进法庭受审。

“我是被冤枉的,指控我爆炸和故意杀人都是冤枉的,我也不敢说我无罪,我只构成私藏枪支这个罪名……”王建福说,他们并没有事先预谋爆炸案,炸药放在水泥房里,只是为了吓退黑社会集团(郑春云犯罪团伙),“小松地”煤矿这样完全处于自卫防范。

雇保镖是为保自身安全

法庭上,公诉质问王建福:“你为何要雇佣多名保镖在身边?用意何在?你是否自制过‘土炸弹’?你以前在公安机关的公诉是否属实?”

“我请保镖是为自身的安全,担心郑春云黑社会团伙把我弄死(郑春云黑社会团伙放话出来,要把我弄死),我没有特别向这些保镖交代过什么,他们只是随时跟随在我身边而已。”王建福说,至于自制的8个“土炸弹”的事,其中两个王飞云拿去炸鱼去了,另外6个是其他人拿去了。对于在公诉机关的公诉,他说有些是事实,有些不是事实。

王建福在法庭上说:“11·18爆炸案,王飞云如果不阻止郑春云团伙,后果不敢想象,他们上煤矿后,如果拉断井下电源,封堵煤矿通风口,100多名在井下工作的矿工将会全部死亡,这种后果没有一个人能承担。”

赔偿请求

18家受害者要求赔偿1544万元

当公诉人宣读完刑事起诉后,接着宣读一份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起诉状。

公诉人解释说:“泸西爆炸案发生后,泸西县政法委及泸西县民政局为了处理善后事宜,两家单位先后支付了24万余元国家财产,由于爆炸案是王建福、王飞云等人实施的,造成了国家损失的,公诉机关可以代为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两家单位共计提出24万余元民事赔偿请求。

除了公诉机关指控王建福等被告人承担刑事责任外,还有18家受害者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总赔偿金额高达1544万余元。其中,泸西县人民医院提出:案发后,泸西县政府指定泸西县人民医院全力抢救伤员,垫付所有医疗费用。医院为了及时抢救伤员,先后垫付了101万余元医疗费,这些钱至今都没有着落,只好向王建福等被告人提出赔偿。

杨某等17名受害者在法庭上分别提出民事赔偿请求,有个别受害人单项提出了300万元赔偿。

对于民事赔偿问题,马军认为:这些请求简直是狮子大开口,而且搞错对象了。大部分死者和伤者是受郑春云雇佣到小松地煤矿撑场面的,受害者家属应当去找郑春云索赔,不应该找王建福等来索赔。理由是这些死者和伤者,是到煤矿做违法的事,不应该得到民事赔偿的。

引爆炸药

郑春云被指幕后推手

法庭上,王建福的代理律师马军抛出一个观点:泸西爆炸案,到底是谁引爆了炸药?

马军说:“王飞云在法庭交代,这些炸药在‘11·18’案发前七八天就埋在小松地煤矿二号井20多米远处,如果郑春云团伙不上煤矿闹事,这些炸药永远都不会爆炸。虽然引爆这些炸药的‘手’是王飞云,但真正引爆这些炸药的幕后推手却是郑春云。”

对此,公诉人反对:“引爆炸药的是王飞云,他事先准备好炸药,等待郑春云到煤矿后,便引爆了炸药。”

法庭上,王飞云说:“我引爆炸药,目的是保卫煤矿及井下100多名矿工的生命安全。”

王建福说:“如果郑春云黑社会团伙不上小松地煤矿,水泥房的炸药永远不会爆炸,引起炸药爆炸的幕后推手就是郑春云。”

·庭审花絮·

王建福多次要公诉人大声点

当公诉人陈述完问题,要求王建福回答时,他多次大声说道:“公诉人,你说话声音大一些,我的右耳聋了,听不见。”包括每个辩护人对他发问时,都要加大嗓门,王建福才能回答问题。所以,法庭对王建福发问环节,显得有些吃力。

但是记者在现场的各个角落都能清楚地听到公诉人和辩护人的说话声。

没有具体目标抬起枪就扫射

回答辩护律师“如何用枪射击”的提问时,王飞云说:“在水泥房附近的屋里,我专门在墙壁上做了一个洞,这个洞口距离地面有1.8米左右,我的身高有1.67米。如果不垫东西在地上,我是无法通过洞口观察外面的情况。做这个洞口就是为了防止郑春云黑社会团伙来霸占煤矿。我就是躲在这里用小口径枪朝外面射击的。也没有具体目标,就像卡扎菲一样,抬着枪扫射。”

“郑春云涉黑团伙像鬼子进村”

法庭上,王飞云说:“郑春云涉黑团伙在泸西县、红河州都是很有名,这个黑社会团伙曾经在泸西以打砸手段霸占过其他煤矿。为了保卫小松地煤矿及井下100多名矿工的安全,我在煤矿上设了三道防线。一是用大型挖机堵住上煤矿的必经之路,二是在水泥房里放炸药,三是用枪朝空中射击。事实证明,这三道防线都没有用。”

律师问:“郑春云带人上煤矿后,做了些什么?”

王飞云说:“这个黑社会团伙就像鬼子进村,他们手里拿着刀、枪、钢管,我记得郑春云手里还抬着一把冲锋枪。”